政府平台融资:不能违约,也不敢违约!


编辑:sea_yzj 发布时间:2020-05-18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地方政府债券报告明确年内拟发行2.1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目的是“为重点项目提供资金支持,也为更好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创造条件”。
  
  报告中同时明确表示“鼓励采取市场化方式,妥善解决融资平台到期债务问题,不能搞‘半拉子’工程”。
  
  地方政府债务的产生都来自于政府公共服务项目的建设费用,由违约风险带来的信用缺失和造成的后果是任何一级政府都不可承受的,因为这关乎地方政府经济长远发展大事,关乎当地的公共民生服务能否持续,所以出现不兑付的违约概率几乎为零。这就是在我国单一体制下主权信用产品的最大优势。
  
  所以,确定性机会极大概率在政府基建领域,而政府基建离不开大家耳熟能详的政府投融资平台,原因很简单:政府的市政府道路、桥梁、医院、学校、公共设施等项目工程,首先交给的就是政府的一级核心平台公司,由他们来承建及交付。
  
  由此可知,要保持未来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很大程度上落脚点在政府基建,而具体工作开展的主体将会是政府投融资平台;对于高净值客户而言,对应政府平台的投资理财机会主要涉及政信类信托产品、资管计划、城投债(定融计划)等。
  
  2020年初,陆续出现几例政信类金融产品延期案例,政信类产品是否值得继续投资?
  
  先看看出现延期风险事件的政信类信托、资管产品兑付效率;目前涉及延期的政信类产品关联的地方有:内蒙古、青海、贵州、陕西等地。
  
  以上涉案产品,均迅速兑付本金、到期及延期利息(基本在一个月之内,最快是当天即处理完毕),极个别特别困难的平台,政府依然给出了具体的还款时间表(半年内),同时给予了适当的利息补偿。今日,在此再给市场充些正能量:讲一讲政府平台融资到底为何这般稳固?
  
  01
  
  平台不会出现毁灭性问题
  
  哪些是毁灭性问题:实际控制人失联或死亡,民间借贷,资金转移至海外等问题。这些问题是高压线,一碰就死。平台不会出现这些问题,这表明平台不会遭遇毁灭性打击。
  
  02
  
  平台背后是政府信用
  
  虽然国家一再声明“谁的孩子谁抱走”“打消中央兜底的幻想”,但是从平台的操作层面,即省、市、区县来说,有几个敢真的让平台出现问题的?晚几天兑付,都惹得市场一阵骚动,舆情满天飞,在保稳定的大局下,哪个地方政府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有句话说的好,平台如果真的出问题了,一盘点平台资产主要是政府的应收账款,以及其他平台和政府部门(财政局、土储、管委会)之间的其他应收款。按着这条线就可以去找政府。正所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平台是地方政府的平台,对于国家来说,地方政府是自己的孩子。孩子闯祸了,当家长的要板起脸,打屁股,事后还得当家长的去擦屁股。不理解的可以想想为什么2014年要出43号文。
  
  03
  
  平台不敢违约
  
  平台目前自身现金流不足,还款主要依靠借新债。要是哪家平台敢出问题,那就是平台所在区域的问题,金融机构一收紧,这个区域的平台都会受到牵连。一向履约记录极好的天津某房地产国有企业,不就这样躺枪了吗?好在天津足够大,没有出现大问题。要是某个经济一般的区县市的平台出问题,那可能就要出大问题的。去年,贵州要求收回承诺函,都引得金融机构做贵州项目很谨慎,要是真的出问题,天知道要出什么大篓子。上面的分析看出,平台不敢违约。
  
  04
  
  平台不能违约
  
  平台债务主要来自银行,少说十几万亿的规模(包括城投债、政府购买服务和PPP融的资,类平台企业的融资,调出名单的平台的融资)。这个不是小事。往大了说,煤炭行业、钢铁行业、纺织业出问题,那叫产能过剩,需要出清。可以银行和平台出问题,那就不是小事了。银行业出问题,是可能引发经济危机甚至动荡的。平台问题,背后是政府问题。我们国家能承受的住希腊式的政府问题吗?能承受得住底特律式的地方政府破产吗?
  
  05
  
  平台出问题,政府有动力出面协调
  
  平台一旦出问题,政府有动力出现协调,因为这个涉及到政府自己的切身利益了。虽然说现在市场在经济中发挥相对主导的作用,大家“不找市长找市场”,但是市长一发力,市场也得跟着动。
  
  一些中小民营企业破产了,一些国有企业违约了,那是市场出清的过程,政府没有救助的义务。可是,平台出问题了,政府的钱袋子就麻烦了。并且,大家都知道行政力量相对市场强势多了。


上一篇:证监会正在排查中植系,7000亿理财资金安全面临大考!
下一篇:注意!两会租赁提案都在这里:股权投资、金融属性和定位、创新应用、飞机租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