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回归本源难点破解之路


编辑:sea_yzj 发布时间:2020-11-05


  不管是融资租赁从业人员,还是融资租赁的政府监管部门,让融资租赁行业转型回归本源,既是国家顶层管理部门的要求,也是外部环境变化后企业为生存必须要随之转型而不得不走的回归路。
  
  随着对融资租赁本源的了解,人们发现走回归路说起来容易动起来难。对融资租赁的本源认识模糊、监管的错位与缺失、外部大环境的改变以及因行业跑偏损坏的租赁形象,是造成融资租赁回归本源难再走健康路的四只“拦路虎”。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踢开这些“拦路虎”。否则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租赁本源再认识
  
  时至今日,若依然对融资租赁的本源认识不清,再走后面的路,将很难走出困境。要正确认识融资租赁本源首先要了解融资租赁的本质。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在转型中发现人们对租赁的本源认识依然模糊。为此笔者再次重申其本质,目的不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是要用现实成功案例来说明租赁本源的实操形态,给出租赁公司转型时要努力的方向。
  
  融资租赁属于金融与贸易结合的边缘产业,它是以促进企业添置生产设备,增加制造能力的服务为本源,用融物的方式解决融资难的一种交易工具。融资租赁又是服务产业,它同时为承租人、出资人、供货厂商提供代人融资、代人放款、代人采购、代人销售、代人资产管理的五项综合性服务。
  
  但在中国已经脱离了这个本源好长时间,融资租赁市场渗透率总在“个位数的低位”徘徊,人们似乎已经忘却了它“刺激投资、带动消费、增加就业和税收”的功能。就连监管部门的人员在正式场合发言时都说“融资租赁投放了多少资金”,俨然等同于给融资租赁就是“类信贷”背书。
  
  尽管现在多数人认识到直租是融资租赁的本源,但这不是唯一的。融资租赁属于服务贸易,判断经营是否属于本源范畴,关键是看租赁项目的服务点是“添置生产型机械设备”的租赁服务,还是“以钱生钱”的融资服务。前者是融资租赁的本源,后者是监管部门要整肃的对象。在直租的基础上衍生出包括回租在内的各种运作模式,只要合法合规都不为过。
  
  必须扭转融资租赁等同于类信贷的认识!
  
  包括经营的租赁企业和制定监管政策政府职能部门,多数人只知道融资租赁的金融属性,不知贸易环节和服务的重要性。融资租赁被简单地认定为“类信贷”划归“类金融”系列被作为金融企业实行强监管。
  
  对租赁涉及的贸易和服务的认识,基本上处于“小白”阶段。既不知道贸易环节的风险控制点,也不知道贸易环节的利润点。多数租赁企业把融资租赁当信贷做,监管部门把企业当信贷企业管也就不足为奇。
  
  融资租赁在新经济下已被边缘化
  
  融资租赁起因是在世界经济以贸易为主的时代,因为当时的物资匮乏,生产企业产能不足、信用不够、融资无门却还要发展经济的情况下诞生的。设备制造企业利用融资租赁“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独一无二特性,解决设备使用单位投融资资金不足、信用不够的问题,是信用销售发展的高级阶段。
  
  如今中国的金融环境逐渐成熟,企业的融资手段多种多样。尤其是资本的介入,企业既不需要负债,还拥有物件所有权,更可以得到股息分红,融资租赁剥夺企业物件所有权的做法逐渐被潜在承租人所抛弃。
  
  对于厂商来说,融资租赁是分期付款销售的升级版,操作起来并不难。他们自设融资租赁公司直接取代第三方资本融资租赁公司的市场空间。
  
  而现在租赁公司的股权结构第三方资本的融资租赁公司占大多数,他们如何转型面临着最大的挑战。
  
  科技租赁的市场
  
  随着科技的发展,大数据的介入,对承租企业信用控制的效果远大于“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打破了融资租赁“不应使租赁业务相对于竞争性业务,处于不利地位”的独特优势,彻底被边缘化。
  
  为此,潜在的承租企业似乎对融资租赁方式添置设备兴趣不大。如此下去,融资租赁要扩大市场渗透率似乎要成为不可能。
  
  融资租赁是个“坏小孩”
  
  因个别企业以融资租赁的名义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以回租的方式为股东圈钱、不受限制地给限制融资的部门融资、不顾租赁物权的适用性变相贷款,租赁规模野蛮增长,租赁交易疯狂创新,出现一堆影响金融体系安全的问题,毁坏了融资租赁的光荣形象,成为被强监管的对象,人们仿佛又回到历史曾出现的“谈租色变”时代。
  
  融资租赁业要改变形象重新上路,必须回归本源,远离那些非正常操作,大力开展直租业务,为实体企业服务,扭转外界对融资租赁的不好印象。


上一篇:独立保理商的保理业务为什么做不起来?
下一篇:中建投租赁总经理秦群谈“新基建”:抓机遇,也要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