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微,涉暴力催收?


编辑:超级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23-07-11 / 阅读:390

 我还记得十多年前刚从台湾派来时,当时的中小微信贷市场,包括银行与租赁都面临了至暗时刻。从银行传导开来的恐慌性抽贷,当时中小微企业一片狼藉。当时我刚到大陆,都还没得及放款,就都在收账了。




文|赖以涵


还记得去催收的那天,是个大雪天,我从南方来,对白花花的雪感到甚是新鲜,但车在高速上疾驶,雪在车窗外纷飞,风似在呼啸,车内却一片静悄悄,有种说不出来的沉重。


我们的业务流程是前中后流程的贯穿,尽调时是眼看他起高楼,放款后一路陪伴到IPO,笑看他宴宾客,缘份也就尽了。但也有的是一路陪成了催收,眼睁睁看楼塌了的故事,都是不甚唏嘘。


我们做非标的只是银行的有益补充,只能陪企业一段路,而不能全程陪。


风尘仆仆好不容易到客户厂里,我原来期待不求满怀歉意,至少也该有些许的心虚吧,领导交给我的任务是即使不催回全款,也要拿回部分的钱。


结果他理直气壮的说,你们这么贵,跟你们借的当然是快倒的,真的是还钱时他们才是大爷。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也是给骗了,银行给了他们承诺函,保证放款,哄著说只是过个账,只要一还款他们就会重新放款的。我们看了承诺函,确实还盖了银行的章。


客户借了过桥资金,三分。结果钱进去就再也没出来,


为了收回旧贷,副行长违规出具新贷承诺书
https://mp.weixin.qq.com/s/qfBot4JkwaarNCDtBuRJYQ


十年前不像现在,当时连失信人制度都还没出来,营改增也还没完成,现在是中央三令五申的禁止银行对小微企业抽贷,应延尽延,应放则放,要求每年新增小微贷款不得低于30%,


当年不是这样的,也忘了从哪一天开始,忽然之间所有的银行像是约好了一样,集体大抽贷。只要倒一件,银行就开始恐慌性的、踩踏式的抽贷,涉互保的,涉同行业的,涉同产业园的,涉同支行的,甚至是涉同个上游进原材料的。大量的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原本正常的,硬生生的抽成了现金流断裂。


中小微企业的违约潮就此拉开了序幕。


易纲:解决民企融资难 防止“运动式”政策

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

https://mp.weixin.qq.com/s/7tb2jxyg592h5C4yTvL5tA


那一段时间成了许多租赁与银行老司机们心悸犹存,挥之不去中小微的至暗时刻,现在普遍认为中小微企业风险大的印象由来。


这股违约潮,说到底是当年银行运动式放贷,再运动式抽贷的后遗症,譬如圈链式获客,再圈链式出险,民生银行当年核销的不良资产高达300亿,是小微贷款余额高峰4000亿的7.5%。


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做直租,标的物是一批二手价值高的设备,闪亮亮的萨维奥自络筒。但明明它就在我面前,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世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对企业而言,设备是保命的底,如果他还想挣钱还我们,还得留著设备让他继续生产。


但设备值钱呀,我们当时怎么也想回收设备。最后我们订定了一个自以为周密的计划,踩了三次点,观察客户周遭的地形,找了专门拆设备的厂家,租了货车,找了存放设备的仓库,打算快速解决,找了警察一同前往,胸有成竹。


千算万算,没算到巷子很窄,货车一倒车出去就被另一台车迎面堵上。客户找了警察的上层领导。我们的设备搬上了车,又硬生生被拖下来。对当地税收与就业而言,让企业继续生产才是最要紧的,就像现在怎么也不让恒大地产倒一样。有的时候甚至三请四请法官出门执行,也是三拖四拖,拖到工厂人去楼空,设备不翼而飞。


我见状想说点什么,被公司法务挡了下来让我别说话。后来才听说有其它同事连人一起被拖回警局,留了一晚,身体是没明显伤痕,但精神受到巨大打击,受到什么对待不言而喻。


也听过同事在催收时遇到的各种暴力事件,当然是我们被暴力的那种暴力事件,虽然我热爱工作,但也没这么热爱,后来我们就宁静催收了,就静静的待上一天,要还多少,就看对方良心了。


后来我每次听到有人担心我们做中小微的会涉暴力催收。我都会觉得哭笑不得,我们别被暴力就不错了。警察是当地的,厂是他们的,恶狠狠的工人是他们的,设备只是名义上是我们的,实际占有的是他们。


哪怕做厂商直租被供应商恶意骗了,一机多贷,设备一交机就拉走,当地警方都不见得配合调查的。客户要是不想理我们,大门都给关上,再放几只狗。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厂又不是我的,总不能破门而入吧。


我们只能等在那,像个傻瓜,好声好句的问句,要不今天多少还一点吧,我好跟领导回报。


后面我们遇多了这种事,发现其它方式比拖设备出来实在多了,也有用的多。多元缓释风险措施有很多,譬如失信人制度建立后,个人无限连带保证,这就比设备有用实在,还有很多其它方式都很有用。


前面笔者曾经提过,重点不是设备二手价值对风险的缓释,而是设备对承租人主观违约意愿的制约,缓释了风险。于是我们进一步的整理在实务上对风险控制有效的措施,做量化,分析制约效果,做成一个系统性的风险缓释措施量表。实证有效。中小微背靠的是大数法则与量化分析(但LGD并不是常态分配。)


租赁公司认为,他们毕竟不是卖设备的,出险后把设备拖出来卖,不乐所见,也不擅长,租赁物的价值管理没有比制约承租人主观违约来的重要。所以残值低但核心设备的制约力是优于二手价值高的。

 
同样都是卖钱,我们融资租赁凭什么卖的比银行贵!



所以做中小微的,只要不涉个,不用担心员工涉暴力催收,倒是建议给员工买份商业保险。



欢迎已经开始做中小微的租赁同业们交流,互诉衷肠。

你们的苦,我懂。




上一篇:永赢VS仲利,中小微双雄的共同点是……
下一篇:限制异地展业后。然后呢? 转型真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