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异地展业后。然后呢? 转型真租赁?


编辑:超级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23-07-12 / 阅读:467

作者:赖以涵 来源:赖以涵的小微笔记

  最近因为地方金融条例进入今年立法审议阶段,许多人又在热议真假租赁了。在许多人的眼里,直租都不够真,不但要包租婆,还要包修水电。就像早期的外资租赁。似乎觉得真租赁,产融结合,肩负运营风险,就可以异地展业了          
|赖以涵


租赁公司,到底是金融机构,还是设备经营公司,在2018年融资租赁从商务部划到银保监时就有答案了。很多人说国外怎么样,我们也该怎样。但中国特色的融资租赁就没走上国外的路,很真的外资租赁这几年也陆续退出中国市场了。



01
监管的诉求



我想首先要先理解的是,禁止异地展业不是只有融资租赁,城商行与农商行都是。


2018年,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异地非持牌机构的指导意见》,强调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专注主业,回归本源,避免盲目扩张,服务实体经济质效,中小金融机构应当坚守市场定位,深耕当地市场。


我们似乎把融资租赁回归本源视为一种暗示,该做真租赁了,但真的是这样吗? 不是只有融资租赁在回归本源,银行也在回归本源,那银行的本源是什么,真贷款? 不是吧,银保监会的表述是,银行业的本源是服务实体经济! 

而租赁公司天然的融物属性,是种与实体经济很直接的连结。
有的人认为融物就只是直租,特别是真租赁。肯定应该要跨区经营!

但银保监会曾针对地区型银行限制展业表述,限制跨区经营除了能更好的服务当地实体经济外,最重要的核心目的是为了避免金融风险跨区域传染、使金融风险收敛。

有的人想号召大家向监管陈情。但其实,高息劣后,即原罪。



距离收敛风险  



用距离收敛风险,是金融机构常见做法。有些人也突然发现,某中小微头部租赁公司居然超前部署,已经有近50间分公司。这是因为他们从2012年开始有意识的,有节奏的,每年新增3-4个分公司,缩短营销距离,用属地化管理下沉控制风险,亲证有效!

所以相较起属地化管理,真租赁的问题在于设备的经营管理,到底能不能控制风险。

如果能,如果监管能相信许多商租内控不足,风险管理能力堪忧,仅靠设备就真的能收敛风险,限制融物就足够了,又何必限制异地展业。(飞机船舶牵涉到残值管理周期长,资源禀赋什么的就先不展开讲了。)

有的人觉得直租不一样,直租可以控制风险。

是没错,但银行也有受托支付指定资金用途呀,银行也服务供应商,能做设备贷款,也能做供应商保理池。汽车租赁跟汽车贷款的核心差异不在直租与受托支付,直租不是银行与租赁公司的边界。

直租也不是控制风险的唯一解药,厂商租赁每年都有一机多贷,交完机就拉走的连环诈骗案。一直到今年,还有高手骗到一串老牌厂商租赁公司,有的租赁公司损失惨重到经营层改组。还有人做绿色租赁,却碰上了负电价。

融资租赁虽然没有直接吸收公众存款,但租赁的资金来源也是来自银行,是货币乘数的放大器。

监管的核心诉求控制金融风险外溢。我们凭什么提出诉求,农商行、城商行做汽车贷款与房贷按揭,不能异地展业,高息劣后的融资租赁就可以。

真的很融物,但重资产投资,背负运营风险的经营性租赁,会是监管心目中的解药吗? 






02
租赁公司的诉求


而我们自己的诉求应该是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今年国资委新增净资产收益率(ROE)和营业现金比率作为考核指标。意思是国有资本要有足够的回报率,要挣钱,而且是有现金回来的挣钱。

不管是哪种真假租赁,放出去的款,是要收回来的,像以前那样收不回来没关系,反正总会还的,搁在那几年以后再说。已经行不通了。

今年2月出台《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办法》,或可做出有前瞻性的思考。


办法参考了巴塞尔协议,标准明确。逾期超过90天(不含)即使抵押担保充足也会被列为不良类资产,计提相应的损失。且展期至少会被分类为关注类资产,再次展期则列为次级资产。


风险控制才是重中之重。我们应该扪心自问的是,要怎么实现把控风险。风险策略是要选择客群拔高做银行懒的做的产品,还是要客群下沉,去做银行不想做的客群。

如果选择去做银行不要的客群,风险增大,我们处置设备的能力,到位了吗?
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做直租,标的物是一批二手价值高的设备,闪亮亮的萨维奥自络筒。但明明它就在我面前,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世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
 
中小微,涉暴力催收?



03
信贷资源集体转向实体经济


银行对租赁的下沉挤压,也是响应信贷资源转向实体经济。融物不是监管给的与银行差异化竞争的红利,只是给我们的紧箍,是单方面的给融资租赁营业范围的限制。


融物是什么意思,就是标的物要合规。在最新天津监管评级中,城投只是减分,标的物不合规就直接D级了。


设想一个情况如果租赁与产业园合作,由管委会出面做直租,将设备直供给生产型企业。那似乎也可以,监管也好穿透资金去处。反过来说,由融资租赁直接与企业做回租,由管委会支持,也不是不行。上海、天津、北京都有类似做法,那也是支持实体经济。

重点是实体经济,设备很直接的与实体经济产生连结。

东疆创新融资担保基金由东疆管委会出资,委托市担保中心管理运营,为东疆的融资租赁公司向本市的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市场主体、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投放业务提供融资担保服务

来源|东疆创新融资担保基金成立,“租赁+”普惠金融模式上线 (dongjiang.gov.cn)


直租赁与假租赁,直租与回租,只要能将资金灌入实体经济,提振经济创造税收,不管黑猫白猫,只要能促进经济,纳税光荣,那就是好猫。


服务实体经济才是融资租赁的回归本源,融物只是给融资租赁营业范围的限制。

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在会上介绍,民营企业连年贡献着超过50%的税收收入,是保障国家财力的中坚力量。

来源|[人民网]持续优化税收营商环境 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壮大_国家税务总局 (chinatax.gov.cn)




04
融资租赁路在何方



奇怪的是,为什么监管每次提到融资租赁时,总要带上中小微企业。(当然,如果底层资产涉个,有舆情风险。这里就不讨论了)。


虽然支持中小微企业算的上是中央顶层政策了,许多国内外的专家均表明经济是否能恢复,要看中小微企业是否恢复活力。但难道不能银行去支持就好吗? 融资租赁的规模在信贷市场里不算大吧。




国务院: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发展的实施意见:鼓励融资租赁公司发挥融资便利、期限灵活、财务优化等优势,提供适合中小微企业特点的产品和服务。

来源|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_其他_中国政府网 (www.gov.cn)



我国的《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参考了新巴塞尔协议,将非线性关系引入到银行风险测量的资本计提方式,不利于抗风险能力低,风险易传染,非线性风险大的中小微客群。

且银行审批权集中总行,也不利于高度信息不对称客群的信息流转突破物理边界,这些原因造成银行天然的很难真的下沉中小微市场。

中小微企业融资难,不只是在中国,全世界都是。因为高度信息不对称与抗风险能力低的两大特性,划下了银行与租赁公司差异化竞争的天然分界线。

各位,你们还在期待银行对租赁的下沉挤压,突然有一天醒来就退潮吗。不会的,它只会随著债务周期见顶,房地产下行,利率下行,带来资产荒,而愈来愈猛烈。

而我国是世界的制造工厂,有著全世界最完整的制造产业链,中小微企业贡献了GDP60%。监管铺好了路等我们走。

属地化经营,特别适合中小微租赁。每一间下沉中小微的头部租赁公司,永赢、仲利,远东普惠,基本都是属地化。




上一篇:中小微,涉暴力催收?
下一篇:属地化管理,是怎么难倒传统产业租赁好汉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