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金租的朋友圈


编辑:admin / 发布时间:2021-09-28 / 阅读:244

作者:圈总 来源:租赁圈子

  几回梦魂与君同,相逢犹恐是梦中。
  
  在告别张伟的时代,首富应该会时常想念起这位辽阳的老乡,回忆着那段雄心壮志、举杯畅饮的岁月。他属下的忠旺集团,在石头银行属战略客户,提款额以百亿计,这是民企入股银行的独特福利,石头金租自然也得用最大的诚意回馈股东。
  
  在2016-2017年,石头银行持有金租公司30%的股份,拥有超过70%的表决权。剩下不足30%的表决权,不管属于二股东,还是小股东们共同分享,石头银行终究占据着绝对的话语权。
  
  一、凌云支行的相逢
  
  对于金租公司,石头银行颇为重视,张伟亲自任命了首任董事长。一位来自总行的刘行长,与张伟都起步于“凌云”之处,他是张伟一路提拔起来的老部下。1992年,三十四岁的张伟,由政府办公室秘书转任石头市凌云城市信用社(凌云支行前身)主任,小他四岁的刘行长还只是一位普通职员。张伟坐上首任行长位置后,刘行长被提携为信用社信贷科长、凌云支行行长。
  
  凌云支行,刘行长追随张伟近十载的单位,一直是石头银行的头牌。他俩离开后,石头银行许多大客户都放在这里。在继任者70后美女程行长治下,这家支行存款余额近300亿,累计利润十多亿元。
  
  刘行长履新石头金租后,这些大客户又被带给了金租公司。
  
  在华融赖小民案中“名满天下”的天元猛业,是石头银行凌云支行远在宁夏中卫的近亲戚,更是石头金租的第三大股东。
  
  2015年,香港资本市场动荡,石头银行上市遇冷。为确保IPO顺利进行,或许在时任单一大股东宝塔石化孙老板的撮合下,石头银行找到了正处资金困局中的天元猛业,在后者几乎以为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慷慨解囊、雪中送炭,发放贷款100亿元。
  
  随后,香港天元猛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认购了石头银行2亿股,占整个IPO规模的15%,发行价指导区间为每股4.66港币,为独家基石投资者。
  
  经此一役,既合作业务又做了股东。强人张伟感恩在怀,从此双方亲上加亲。张伟多次亲自带队赴天元猛业举办篮球友谊赛、专场慰问演出、调研培训。
  
  2016年石头金租增资时,作为礼尚往来,天元猛业得以入股4亿元。到2017年末,天元猛业已退出石头银行主要股东行列,但对石头金租的股权保持不变。
  
  2018年赖小民案发后,天元猛业老板搭乘湾流G550刚落地首都机场,就被专案组带走配合调查,这家华融曾鼎力扶持的民企,一度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
  
  2020年,凌云支行对天元猛业三笔金额不小的流贷业务办理了展期。
  
  崔立新的创新集团,与凌云支行的关系更是非同一般,同样为石头金租大客户。
  
  山东创新集团曾在霍林郭勒投资“煤-电-铝-铝加工”企业,规划总投资超过200亿元,项目公司叫创源金属,成立于2012年。2017年9月,凌云支行给该项目发放了20亿元流贷。此后3年间,动产抵押登记涉及担保石头银行的债权超过450亿元。
  
  2017年12月,石头金租通过4笔直租业务,为其提供12亿元融资。
  
  如今,该承租人虽无金融债权人起诉,但与各类供应商的合同纠纷多达数十起。一家沈阳的供应商,早在2019年11月,就对创源金属与石头金租一并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创源金属在石头金租的业务也疑似展期了3年。
  
  刘忠田的忠旺集团,也是凌云支行的客户。今年4月9日,凌云支行对盘锦忠旺发放了16亿元流贷,不到二十天后对忠旺集团采取了诉前保全措施。
  
  2012年,石头银行跨区域经营后,刘行长在出任北京分行行长。傅军的新华联控股,是他掌舵北京时的大客户,兼任石头金租董事长后,继续支持十亿元。
  
  新华联是2015年开始与石头银行建立授信合作的,后逐步扩增授信,发展成授信近20亿的大客户。经石头银行介绍,石头金租于2018年6月向新华联矿业下属的内蒙古和谊镍铬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投放9.85亿元,利率8.5%,期限4年。
  
  2019年底,新华联财务公司3亿元拆借违约引爆债务风险,第二年元月即在石头银行逾期,后北京分行对新华联控股采取诉前保全措施。据公开信息披露,石头银行共申请冻结了新华联16亿元的财产。
  
  综合推测,石头金租对这个大客户的风险敞口在7亿元以上。
  
  交集应不止这三桩!中青旅实业、海航集团、华夏幸福、中融新大等石头金租的大客户,与凌云支行或北京分行是否有着类似的关系,已然不得而知。
  
  我们只有继续跃上一个层级,去探究石头金租更多的交易真相。
  
  无论石头金租、还是石头银行,都绕不开一家关键公司——中企发展,石头银行的不少秘密都深藏其间,石头金租的不少业务也与这家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p#分页标题#e#
  
  二、中企发利益互换
  
  石头银行被宇宙行接管前,年报披露的第一大股东,是持股4.17%的中企发展。
  
  中企发展成立于2013年,前期一直是几个自然人持股,到2016年底由程威型材、华泰汽车、山东创新集团、温州80后百亿富豪胡兴荣的多弗集团、天津铨赢科技各增资10亿元,年末总资产20.10亿元,年营业务收入219万元,显然是个蓄势待发的壳平台。
  
  看着有没有眼熟的感觉?2015年石头金租成立时,也是忠旺集团的程威型材组队华泰汽车参股。中企发展股东中的山东创新集团,是凌云支行及石头金租的大客户。
  
  入股不足半年后,程威型材、华泰汽车双双退出中企发展的投资,将股权转让给宏泰保理、中农华鑫等企业。
  
  中农华鑫为石头金租的三股东,它的上溯股权层级复杂,但直接股东的原名不经意露出了“珠海宝塔石化”,显然是前宁夏首富孙珩超的公司。前面提过,孙珩超的宝塔石化一直是石头银行位置靠前的大股东,石头银行上市前也是他牵线搭桥找的天元锰业做基石投资者。
  
  宏泰保理,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50亿,由大连新安投资、君泰人寿各持股53%、47%。君泰人寿,由忠旺集团的绝对控股。新安投资首任法人姜长武,后担任宏泰租赁副总经理。而根据忠旺集团2016发债募集说明书披露:宏泰租赁的股东为忠旺投资有限公司、宏程型材、程程塑料。圈内人都懂,其与宏泰租赁都是忠旺集团的产业。
  
  没成想,忠旺集团、宝塔石化在这里完成与中企发展、石头银行、石头金租的大会合。
  
  中企发展的第二大股东内蒙创源金属,石头金租给其提供了12亿元融资支持。
  
  创源金属的初始股东山东创新集团,是邹平当地仅次于魏桥集团、西王集团的大型民企,2016年12月创新集团入股中企发展,持股20%。2018年11月,中企发展从山东创新集团受让创源金属49%的股权,创新集团彻底退出,次月中企发展也将股权转让给北京胜达天元。
  
  2019年9月,创源金属新增为中企发展股东,出资10亿元,持股16.13%。也就是,这几年间,先是创源金属的原老板做了中企发展的股东,紧接着老板又把创源金属的半数股权卖给了中企发展,经过一圈倒腾,孙子升级为儿子后,还成为了爷爷的爸爸。
  
  2017年7月份,中企发展耗资6亿从上市公司浙江龙盛手中收购1亿股石头银行股权,在当年末以2.66亿股的份额,一跃成为石头银行仅次于华泰汽车的第二大股东。
  
  中企发展投资石头银行的钱来自哪?来自中企发展的股东!
  
  股东都是清一色石头银行的贷款客户,由此石头银行为自己打造了一个资金闭环,与这些民营股东形成攻守同盟,进而成为“张伟进行内部人控制的平台”。
  
  中企发展能发挥什么功能?通过一则裁判文书,不难看出其在承接石头银行不良贷款方面的独特作用。
  
  石头银行2010年的贷款客户天津凯威永利联合化学,2015年3月借款到期时1亿本金逾期,展期一年半后仍未偿还,2018年3月石头银行提起诉讼,随后将债权转让给了中企发展的第一大股东天津铨赢科技,由其继续诉讼追偿。
  
  据媒体报道,石头银行中张伟认可的人,退休后都到中企发展;张伟不认可的,就正常退休了。张伟掌握这些民企股东的办法,就是拿银行利益跟股东作利益作交换。
  
  由此可见,能成为中企发展股东的,定然是张伟的死铁朋友。作为张伟在凌云城信社时代提拔起来的老部下,掌舵石头金租的刘行长,怎能不成为服务中企发展股东的急先锋?何况,在增资方面,石头金租多有仰赖这帮终极大佬的扶持。
  
  中企发展这个平台,忠旺系、华泰系、宝塔系、创新系都曾参与创建,前三家同时出现在石头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同时也是石头金租的股东。
  
  忠旺系的多个主体、创新系的创源金属,都与石头银行、石头金租都着理不清、剪还乱的错综复杂关系。
  
  巨额资金在这几个平台间闪烁腾挪、暗箱操作,背后还不知隐匿了多少出精彩大戏……
  
  这一切随着石头银行危机的爆发,在2019年戛然而止。在监管部门介入下,中企发展等股东将所持石头银行股份转让给了工银投资、信达投资、长城资产,石头银行翻开新篇章!
  
  三、小股东们大来头
  
  石头金租的股东,除了隐匿其间的辽阳忠旺、中企发股东中的天元锰业,还有华泰汽车、宁夏宝塔石化、河北新华冶金、青岛华沃置业。这几个民营股东,都各有来头,各怀心思。
  
  如果说资金是一场盛宴,石头金租是开胃菜,石头银行是大餐,民营股东们又怎能缺席这猎食美味佳肴的机会?
#p#分页标题#e#
  
  华泰汽车是石头金租的创始股东。在石头金租董事会中,它亦占有一席之地,派驻董事叫张宏亮。此人为华泰老板张秀根的公子,同时担任国泰金租、华泰汽车金融的董事。
  
  华泰汽车同时是石头银行、中企发展的双重股东,获取资金如探囊取物一般。2014年入股石头银行后,次年便从石头银行获得70亿元授信,是第二名的三倍多,提款额超过20亿元。华泰汽车子公司的股权质押,大部分押给了石头银行。
  
  一份法院判决书显示,2018年底石头银行给华泰子公司发放3.3亿元流贷,后因融资人次年6月28日后无法偿还利息。惊奇的是,在华泰偿还最后这期贷款本金前两天,石头金租又给华泰投放了2亿元,投后二十天即发生华泰公开债券违约事件。此后,华泰境况江河日下,显然至今该笔资产也进入了不良。
  
  华泰也有家金租,比之石头金租更为有名。20亿的资本金,甫一开业就几乎全部投给了大股东华泰的产业,随之被银监介入,后续几乎再无声音。在上面那笔贷款中,国泰金租与汽车金融公司为该笔交易向石头银行提供担保,后被石头银行双双告上法庭。没啥业务,却诉讼缠身,被唐山银行起诉着,被北京房东强执700多万未果而限高法人,大股东的股权被数十轮冻结,似乎活得比石头金租还惨。
  
  宝塔石化关联的中农华鑫,为石头金租的第三大股东。而宝塔石化,也是凌云支行的客户。联合资信的评级报告披露,宝塔石化2018年初获得148亿银行授信,其中获石头银行37亿授信,仅次于甘肃银行的50亿。论29亿元放款额,石头银行位列第二大债权人。
  
  孙珩超旗下的南方宝塔早年曾被银行抽贷,而一份2016年涉及南方宝塔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中,原告恰是石头银行凌云支行。当年春节期间,孙首富愤而写就一首《丙申赋》,予以痛斥:“绝我后路,不义银行;吸我鲜血,地下钱庄!”
  
  吃过资金苦头的孙首富,格外重视金融牌照的布局,于2016年4月成立宁夏第一家财务公司,次月投出4亿元迅疾增资石头金租,布局华信投资、石花租赁,后又与傅军的新华联发起设立亚太互联网人寿保险。
  
  2016年端午假期,不知前后发生了什么故事,孙珩超、贾天将与张伟走到了一起。在前后两任宁夏首富的陪同下,张伟走访宝塔石化、天元锰业,三人建立起独特、亲密的关系。很快,凌云支行便对宝塔石化撤诉。
  
  据媒体报道,张伟曾多次带着石头银行内部的歌舞团四处演出。2017年9月,由张伟带队,锦州银行员工赴宝塔石化慰问演出,“把歌声献给宝塔员工”。孙珩超向石头银行赠送了锦旗和书法长卷,称赞石头银行“真心真诚支持实体经济,用心用情帮助民营企业”。
  
  2018年7月,宝塔财务公司票据兑付违约,随后引爆宝塔集团债务危机。当年末孙珩超及掌管宝塔财务公司的儿子因签发数百亿空头汇票,被银川市公安局以涉嫌票据诈骗罪逮捕,检方后指控其大规模亏损仍违规筹建财务公司。
  
  在宝塔集团债务危机中,石头银行担保借款余额26.63亿元,是涉事银行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宝塔石化曾与天元锰业一起参与石头金租的增资,过去的几年里,除了做股东,是否也从石头金租套取了资金,已经不得而知……
  
  新华冶金关联的天津恒达伟业,是石头金租与忠旺并列的二股东。
  
  恒达伟业由河北新华冶金集团孙氏家族成员孙春夫持股77%,也是石头银行的大客户。在2017年那场张伟提议举办的慰问演出巡礼活动中,石头银行为5家重点合作客户送去了“歌声”,除了华泰汽车、宝塔石化、天元锰业,便是新华冶金集团。
  
  2016年,石头金租曾给沧州中铁装备融资10亿元,这家承租人是二股东天津恒达伟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关联公司。投十亿,拿回十亿,等价交换!
  
  媒体曾质疑“为什么石头银行的主要股东是问题民企,都有资金饥渴症?”
  
  “因为大股东都是张伟挑的,而目的也很明确,”互相服务”。”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做石头金租的股东,无疑也是相同的道理!


上一篇:中央兜底幻觉和城投不倒台的信仰开始破灭
下一篇:中煤科工租赁助力煤企扩大产能,保障国家能源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