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租赁物、低值高估、奶牛租赁,有关租赁物的判例都在这(10)


编辑:sea_yzj 发布时间:2020-12-08


  
  第三,关于留购价款,最高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合同约定租赁期间届满后租赁物归出租人所有的,损失赔偿范围还应包括融资租赁合同到期后租赁物的残值。本案中双方约定租期届满后,承租人需支付5万元留购价款才能获得租赁物所有权,因此该5万元应当视为合同正常履行后原告的可得利益,应属于原告损失,原告要求赔偿5万元残值损失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第四,关于收回租赁物的处置及价值,《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明确,损失赔偿范围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费用与收回租赁物价值的差额。本案中,经本院委托评估,涉案车辆在评估基准日评估金额为117,000元,该金额应当抵扣原告主张的损失赔偿。
  
  经核算,《车辆融资租赁合同》项下因合同解除的损失为:被告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全部未付租金、违约金、律师费、留购价,扣除保证金后共计88,500元,现在涉案租赁车辆评估金额为117,000元。租赁物价值超过原告损失的部分应向被告返还,故反诉原告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反诉主张要求反诉被告某汽车租赁(上海)有限公司返还损失差额25,503元,本院予以支持。
  
  典型意义
  
  随着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持续推进,区内融资租赁行业集聚效应不断凸显,企业及资金规模均居全国前列。融资租赁行业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因融资租赁合同当事人违约导致的诉讼案件数量不断增长,如何在此类案件中准确界定守约方的损失是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面临的重要挑战。
  
  在司法实践中,大多数案件为承租人违约后出租人诉请要求解除合同并赔偿损失。最高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前款规定的损失赔偿范围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费用与收回租赁物价值的差额。合同约定租赁期间届满后租赁物归出租人所有的,损失赔偿范围还应包括融资租赁合同到期后租赁物的残值。但该规定仍较为原则,当事人对如何执行仍存有较多争议。本案判决对原告赔偿损失的各项诉请进行逐一分析,明确了“租赁期间届满后租赁物归出租人所有”的具体情形以及租赁物残值的认定方法,同时对收回的租赁物价值认定及抵扣损失作出了良好的示范,最终在租赁物价值高于损失金额的情况下,依法支持了承租人要求返还出租人差额的诉请,既弥补了出租人因解约遭受的损失,又保护了承租人已支付大部分租金后依法享有的利益,实现了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平衡,有助于发挥司法规范融资租赁市场、鼓励各方诚信履约的作用。
  
  案例六:租赁期届满且承租人留购后出租人难以完整交付租赁物的,出租人应负合理补偿义务
  
  ——原告上海某树脂有限公司诉被告某汽车租赁(上海)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 一审案号:(2017)沪0115民初95290号,二审案号:(2018)沪01民终12028号。]
  
  基本案情
  
  原告上海某树脂有限公司(作为承租方)与被告某汽车租赁(上海)有限公司(作为出租方)签署了《车辆融资租赁合同》,约定:涉案租赁物租赁期间自2016年3月28日起至2017年3月27日止,每月租金总额8,800元,保证金80,000元;原告向被告付清全部租金及其他依费用,并再向被告支付租赁车辆留购价80,000元后,由被告向原告出具租赁车辆所有权转移相关材料并协助办理将所有权转移给原告,承租车辆(含车牌)届时将按现状转让。2017年3月27日,《车辆融资租赁合同》到期,原告届期已履行包括租金在内的全部义务,被告亦同意将涉车辆及车牌所有权转让给原告。
  
  然而,2016年7月19日开始施行的《上海市非营业性客车额度拍卖管理规定》要求:个人和单位委托的在用客车额度纳入额度拍卖范围,客车额度拍卖,必须委托有资质的拍卖机构进行;在用客车额度持有人不再需要使用客车额度的,应当委托有资质的拍卖机构进行拍卖。根据这一规定,被告无法直接将涉案车辆的车牌一并转让、过户给原告。为此,原告上海某树脂有限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某汽车租赁(上海)有限公司按照《融资租赁合同》期间届满时即2017年3月20日成交的单位非营业性车牌额度拍卖平均成交价格,补偿原告因车牌无法过户造成的损失。对此,被告同意折价补偿,但认为应按照《融资租赁合同》履行期间即2013年3月28日起至2016年3月27日之间的车牌成交平均价格计算。
  
  裁判结果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原、被告之间签订的《车辆融资租赁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与法不悖,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双方均应恪守。
  
  本案中,原告履行完毕《车辆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后,因上海市客车额度拍卖政策规定变化的客观因素,被告作为车牌号码沪N****的车牌额度持有人,无法履行转让租赁车辆车牌的义务,原告为此要求被告支付车牌的折价款,被告对此表示同意,但双方对于租赁车辆的折价款的标准意见不一。对此,法院认为,融资租赁合同不同于普通的租赁合同,出租人购买租赁物,并不是为了取得租赁物的所有权或使用权,其本质是为了通过收取租金获得合理的收益。融资租赁合同履行完毕后,承租人通过支付留购价款获得租赁物,此时无论该租赁物价值是增长还是减少,均应由承租人承担收益或风险。因此,双方约定车牌处分的时间为2017年3月27日,故原告主张以当时最近一期上海市单位非营业性客车额度平均成交价202,856元来确定被告应补偿的金额较为合理,法院予以采纳。


上一篇:如何练就项目筛选的“火眼金睛”
下一篇:警惕融资租赁资金用途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