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投破产,太平石化金租如何追回8千万?(2)


编辑:sea_yzj 发布时间:2021-01-08


  
  但是,国网青海作为堂堂央企,在签了和解协议后却如此抠抠搜搜地故不履约,让太平石化的领导大为光火。是可忍,孰不可忍!几天后,太平石化便将国网青海、三江水电、青海省投3方一起告上上海金融法院。7月11日,国网青海再次付了190多万元。
  
  随后,因司法管辖权集中,上海金融法院将该案移送至西宁中院。
  
  至此,国网青海在总计履约450多万元后,便再无付款。
  
  业务是10月份就要到期了,还有1.2亿元租金没能回收回来,青海省投债委会也没闹出什么动静……虽启动再次诉讼程序,可惜案子被司法管辖权集中,上海的机构,到青海本地去打官司,胜算几何?谁能不犯嘀咕呢?
  
  9月份,太平石化十分无奈地给三江水电做了租赁及质押展期登记。
  
  
  
  2019年10月29日,好不容易在西宁中院立上案,还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庭上,国网青海主张不承担付款义务,做了非常充分的辩解:
  
  1、我跟你太平石化没直接关系,也不是质押人,不应直接承担还款责任;
  
  2、你太平石化的电费收费权是第三顺位,早在2015年12月18日、2016年4月29日三江水电就分别质押给了国开行和交银租赁,人家在你前面,你要求我承担支付责任,有损他们的利益,我不能越过他们直接向你付款。就算处置收费权,也只有在他两家分完后,你才有分剩余债权的可能;
  
  3、本案中涉及的电力交易模式已经发生根本改变,三江水电公司所属发电企业大河家水电站与电解铝等用电企业间建立电力直接交易关系,不再是电力集中竞价交易模式下的发电电费“应收账款”的债务人,而变更为作为输配电关系中的电费代收者,不应当再在“应收账款”范围内向你承担付款责任;你要求我在应收账款范围内支付电费,已无权利基础;
  
  4、电力交易模式发生根本改变后,我实际就是代收一下电费,仅在所收取电费的范围内向三江水电支付所收取的电费。2018年10月14日至2019年6月30日,青海省投下面的电解铝企业,共计拖欠我电费11.27亿元,因我与三江水电是代收电费的关系,三江水电关联企业拖欠电费,凭啥我有支付责任;
  
  5、你太平石化明知三江水电已向其他金融机构贷款很多,电费收益权也质押好几回,还提供巨额融资,加大企业偿债风险,扰乱正常金融秩序,咎由自取。
  
  太平石化方面,很给力地怼了回去:
  
  1、你国网青海明明签署了《和解协议书》,同意将此前欠付三江水电的上网电费,直接分期支付给我们,确实也支付了几期;
  
  2、关于你狡辩的啥电力交易模式变更,别欺负我们是外行,《青海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关于开展2019年电力直接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明确载明“参与交易企业必须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无拖欠电费行为”,你自己说省投下面电解铝企业拖欠你电费,都十几个亿了,他们这些用电户明显不符合参与直接交易的条件,你还将其纳入直接交易,导致恶意拖欠电费,管它三角债如何,咎由你国网取;
  
  3、虽然我们质权设立在后,但你通过签署《和解协议书》同意向我们直接支付已欠付的上网电费,随着三江水电持续运营大河家水电站,电费收益权将不断产生现金流,其金额足以覆盖在先质权担保的债权,而且我们的债权是19年10月到期,国开行是2031年11月到期,交银租赁是22年4月到期,与他们在到期时间上存在较大间隔,这期间产生的电费收入足以覆盖两家债权。所以,我们行使质权,并不会损害两家质押在先质权人的权利。
  
  经法院审查认定:国网青海承诺替三江水电向太平石化偿还欠款而签订《和解协议书》的行为,应属债务加入的意思表示,该债务的加入履行应当受主合同《融资租赁合同(回租)》的约束。对于太平石化要求国网青海一次性支付款项的诉讼请求,因国网青海自愿加入案涉债务后,其负有与三江水电共同偿还太平石化债务的义务,现《和解协议书》约定国网青海支付款项的期限已全部到期,故太平石化主张国网青海一次性履行付款义务符合客观实际,应予支持。
  
  2020年3月2日,疫情最严重期间,西宁中院出具了(2019)青01民初688号一审民事判决书,太平石化胜诉!
  
  法院判决:三江水电、国网青海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共同支付太平石化1.21亿元租金;太平石化对大河家水电站收费权及基于收费权产生的应收账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对三江水电质押给国网青海的应收账款享有优先受偿权。
  
  一审判决后,国网青海按照判决履行了部分给付义务,具体金额不详,貌似剩余有7000多万元是无论如何都不愿付了。
  


上一篇:租赁项目11大违约动机及5大应对方法详解!
下一篇:融资租赁新规解读:担保制度全面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