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行业的龙头,不管做了什么都是等死的节奏?


编辑:sea_yzj 发布时间:2021-07-22


  来源:雪球
  
  作者:蓝色双子
  
  每次一说到光伏,不明真相的群众,特别喜欢说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行业技术变动快,前面的龙头全都不得善终,保利协鑫 ,无锡尚德,赛维LDK ,还能都是被人弯道超车按在地上摩擦的。
  
  然后线性外推,就会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光伏行业,龙头是最危险的,排在后面的是最安全的,只要是龙头,不管做了什么, 那都是等死的节奏。因为技术路线变动快,所以旧不如新, 因为技术变动要换设备, 所以之前没设备的投入最小,有设备的全是沉没成本。具体到现在的龙头上, 隆基也危险,也会被不知道从哪个草丛跳出的大汉一把打到,所以行业里天天流传哪家公司要干掉隆基 。
  
  理由言之凿凿,隆基只不过是蒙对了单晶技术,后面别的厂商做对了新技术, 隆基就得死;隆基资产包袱重,只要转新路线就损失利润, 隆基就得死;隆基是龙头,龙头都保守, 有新技术也不敢上,但后面的厂家没有包袱, 努力研究新技术,瞅准机会一把上去,隆基就得死。
  
  既然光伏行业技术路线变更快, 行业龙头更迭频繁,那么我们不靠想象,多去研究研究之前的龙头是为什么死掉的是不是对现在有更多的参考意义呢?所以我好好看了看光伏行业之前的龙头到底是怎么衰败的 。
  
  01
  
  无锡尚德
  
  灿烂历史
  
  25岁时, 施正荣留学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师从国际太阳能电池权威专家 —— 马丁 · 格林教授,1991年施正荣以优秀的多晶硅薄膜太阳电池技术获得博士学位。十年后,他带着自己成熟的光伏技术 ( 技术资料体积3立方米 )与40万美元回国创业,辗转多个城市, 寻求资金和政策支持 。
  
  为了找启动资金, 37岁的他带着一个公文包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顶着烈日走访上海、 大连、杭州、 无锡以及老家扬中, 拜访政府和VC,每到一个地方, 他都会对着50多页的PPT滔滔不绝讲上几个小时, PPT主题很微商:“ 给我800万美元,还你一个世界第一的企业。多数行业政府官员及VC,都觉得这人是个骗子。最后是无锡市原经委主任李延人想尽办法帮助了施正荣, 施正荣的光伏梦 得以落户无锡,创立无锡尚德,主要从事光伏电池与组件生产。
  
  此时,施正荣已经38岁,而他的尚德之路才刚刚开始。随着光伏产业的大幅扩张,接下来施正荣经历了风光无限的黄金岁月。2005年,施正荣的尚德电力公司在纽交所上市,2006年尚德电力的股价超过每股40美元,43岁的施正荣以23亿美元的财富,问鼎当年中国首富,他也开始全力打造他的光伏帝国,2010年 ,尚德的产能达到全球第一。
  
  尚德电力成为第一家在纽交所公开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还被华尔街称作 “ 光伏界的微软 ”,老板施正荣更是名利双收。回国后,他成了征服海外资本市场的英雄。短短几个月后,他以186亿身家成为中国新首富。这个看似司空见惯的财富故事,加上两个时间限定后,便显得 “ 疯狂 ” 起来——从成立到成为世界光伏巨头,尚德只用了4年;成为中国首富那天距离施正荣决定归国创业还不到6年,而彼时的隆基只是尚德数家供应商中微不足道的一家。
  
  个人的膨胀
  
  2004年扭亏后, 施正荣打响了财富 “ 保卫战 ” ,将那些曾经帮过他的人一个个赶走。第一个遭殃的是施正荣创业路上最重要的伯乐——公司第一任董事长、 无锡市原经委主任李延人。尚德2004年的净利润是1980万美元,可李延人走时 ,只带走了一百万现金和一辆开了几年的奥迪A6,并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股权。第二个是在施正荣最难的时候帮他的国有股东。公司上市前,施正荣以技术为筹码,大费周章地清退了75%的国有股份 。
  
  到了公司上市那天,他又说 :“ 从此以后 , 我再也不会去挣一分钱 , 我就花钱 。” 他给自己买了近十辆顶级豪车 , 包括三辆雷克萨斯 、 一辆宝马 、 一辆奔驰S600 、 一辆顶级宾利 、 一辆路虎 、 一辆沃尔沃 …… 他越来越高调 :去参加达沃斯论坛时 , 专门花20万美元包一架公务机 ;斥巨资在公司总部建了一面全球最大的光电幕墙 ;成立 “ 施氏家族慈善基金 ” , 号称一年花6000万元做公益 , 后来却被曝出诈捐 ……
  
  行业投资过热,尚德负债率过高
  
  2009年的下半年到2010年,投资过热造成暂时性的产能极度过剩。全国有100多个城市都在建光伏产业园,都在创千亿的光伏行业。也正是在此期间,尚德电力的产能跃居全球第一,而产能飞跃的背后是尚德一再举债经营。
  
  行业大量扩产导致产能过剩掀起价格战。尚德本身没有控制好财务指标,资产负债率过高,崩盘风险日益扩大。
  
  “这个行业本身的一个问题就是大家都是在行业比较好的情况下纷纷上马,导致了产能严重过剩,最高的时候国家的产能有60个GW,但是目前只有20个GW在产,整个全世界容纳量就有30个GW,这样导致了整个国家的产能不能充分利用,成本很高,债务很高以后,这一块没有办法正的现金流,导致每家企业的亏损很大”,尚德执行董事兼总裁周卫平在尚德破产后说到。


上一篇:中国顶级财务高手怎样判断数据是否异常?(好文)
下一篇:融资租赁经理未尽审查义务,失职被判三年六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