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进入不惑之年的融资租赁


编辑:沙泉 发布时间:2019-11-29


    
  自从1979年11月初,中信公司开始与日本东方租赁探讨合资成立融资租赁公司,共同发展租赁业务的可能性以来,融资租赁发展至今已有40年。人到40周岁时进入不惑之年,那么融资租赁业呢,是否也有不惑之年的说法吗?
  
  谈到“不惑”一定会有“诱惑”。融资租赁对生产企业服务的独特好处,尤其是其“金融”的光环,诱使10000多家企业进入了这个领域。这个时候若再说不知道融资租赁为何物已经不可能了。但要说真正理解其内涵,还有待商榷。
  
  但在不惑之年就要冷静思考融资租赁。现在还像以前那样有诱惑力吗?或者说“诱惑”的条件还存在吗?
  
  融资租赁业与保险业和信托业几乎同时诞生,但经过40年的发展,从规模上根本无法与那两个产业相比,至少差一个数量级。40年来可以说融资租赁经历3起3落(如果近期行业不景气也算1落的话),许多人开始疑惑:融资租赁真的像书上说的那么好吗?这个舶来品适合在中国继续存在和持续发展吗?本人一直自认为自己是融资租赁的“原教旨主义”者,但现在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融资租赁了。这不是初心变了,而是在新经济环境下该与时俱进了。
  
  先从融资租赁的特点看,融资租赁是金融与贸易结合的产业,其最大特点是“以融物的方式达融资的目的”解决生产企业中资金短缺和信用不足问题。这些诱惑厂商用租赁方式搞信用销售,投资人投资融资租赁,承租人使用融资租赁融资,政府支持融资租赁发展,填补政策空白。
  
  40年前,中国的制造业还处于资金短缺、设备落后,缺乏技术和管理的状态。如今已经成为世界制造中心和基建狂魔。就连中小企业在传统产业上都发展壮大到几乎所有的领域都处在过剩状态。
  
  但反过来看,中国融资租赁的市场渗透率长期在5%的范围内徘徊,融资租赁在中国发挥“刺激投资,促进消费,增加就业和税收”中到底起多大作用?我们在对外宣传租赁的诱惑力上和现实表现实际上是大相径庭的。
  
  多数人都认为中国的融资租赁已经“剑走偏锋”脱离租赁“物”的实质,只剩“金融”,不见“租赁”。融资租赁业应“不忘初心,回归本源”。但外部环境和内部的条件限制,实际上租赁业很难再回到融资租赁原生态上。这里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因素。
  
  一、外部原因
  
  对行业影响最大的首先是外部环境。随着科技发展和金融体系的改革,投融资领域依赖租赁物的风险隔离墙作用在逐渐下降。挂着各自头衔的金融,用“钱生钱”的市场环境越来越宽松。
  
  1、物权难保租赁债权损失
  
  我们在强调租赁本源其中有一点就是做租赁离不开物。未来租赁债权的安全,大家都在寻找单价高、获利大、产业稳定、政策完善的物件作为租赁物,以便保障租金的安全回收。飞机和船舶是大家都比较看好的租赁物。
  
  2、优质租赁物突然失效
  
  融资租赁业在以往的日子里曾经做了许多飞机和船舶租赁这两单机单价巨大的领域。那时我们认为这个两个领域比较规范,而且产业还算稳定,必定交通运输是刚性需求,只能发展快慢,不会停滞和中断。
  
  但随着波音737MSX飞机无限期停飞,停购,给租赁行业带来巨大的损失。飞机不营运,哪来钱支付租金,购机进程突然停止,租赁合同难以往下执行。谁能想到飞机龙头企业波音的飞机也会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而且被全世界停飞。
  
  船运波罗的海指数(船运景气度重要指标)从20000多点掉到2000多点连续10年都没翻身?这又套住多少做船舶租赁的租赁公司?大家认为具有“国际范”的租赁领域都出问题,再看其他产业就更难了。
  
  3、传统市场处于饱和状态
  
  印刷设备和工程机械两个领域租赁做的不错,服务对象基本上都是中小企业,但架不住在狭小的领域里进行恶性竞争,很快就进入饱和状态。
  
  IT租赁,当年我们与华为合作的非常好,几乎做IT租赁的公司都与华为有过合作,为他们的销售提供租赁服务。现在华为的现金极其充裕,发债成本特别低,设备供不应求,对租赁公司的依赖程度几乎没有。
  
  医疗设备租赁不仅完全饱和(从三甲医院下沉到县级医院)而且还演变成政府融资平台,一个姑娘嫁7家,蜕变为规避政府融资的平台。
  
  4、新的领域目前还没有明确方向
  
  在新经济环境下,许多新兴产业涌现,按理说租赁此时渗透正当时。但因资源问题,人才问题,市场问题,行业还处于摸索阶段。我们看过《大国重器》电视片,里面所有大型设备都有租赁市场,但行业采用租赁服务的项目凤毛麟角。
  
  一带一路里面有许多设备投融资的事情,但租赁公司似乎还没有找到门道,基础设施的租赁、跨境租赁中还有许多政策障碍需要突破。


上一篇:周巍:携手并进 金融助力海事强国建设
下一篇:孙超波:回归融资租赁本源是要抓租赁标的物“牛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