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进入不惑之年的融资租赁(2)


编辑:沙泉 发布时间:2019-11-29


  
  随着强军建设,军民融合租赁也应是一片蓝海。但这类企业军品生产似乎并不缺乏资金,他们感兴趣的还是资本运作。租赁这个负债经营方式不是他们想要的。
  
  5G基站建设是一项很重要,且需要大量资金的领域。人工智能机器人、加工厂的需要量也不少。至少厂商租赁公司在这里还可大有作为,但鲜见这类租赁报道。
  
  6、理论与实践脱节
  
  尽管经济不景气,但转型后的产业还有许多“增加物质基础”的领域租赁可以介入。
  
  遗憾的是现在这些多在PPT阶段,缺乏一线企业参与探索和研究。这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这些领域产业专业性特别强,通常租赁公司不具备这样的资源,因此要扩大租赁标的物的经营范围,目前看还有很大的难度。
  
  7、租赁标的物难以扩容
  
  为了摆脱当前的租赁投融资的窘境,业界希望租赁物的范围尽量扩大,恨不得无形资产租赁、农业养殖租赁、甚至库存存货也拿来做租赁标的物。
  
  现在大家都希望金融监管部门能开这个口,但租赁监管不仅是在金融监管部门,财税部门也很重要,而且是最基础的监管。租赁会计准则,租赁税收政策都已经定型。那些不属于租赁会计准则适用的领域都说的很清楚。不适合的就不能按租赁会计准则进行会计处理。会计处理不同,直接涉及到税收政策的享受问题。
  
  我们为了扩大租赁标的物范围在要求国家调整财税政策至少在现阶段很难。新出台的政策只少经过实践的考验,如果真的发现问题,才会有所改变,而且是不能脱离国际会计准则的改变,不能是表外融资、重复杠杆的改变。
  
  还有一个司法问题,租赁司法解释已经出台,租赁标的物还要符合司法标准,虽然在司法解释上没有对租赁物的表达,但非固定资产租赁他们判案的标准是没有太多法律依据的。
  
  8、融资体系的改变
  
  随着金融改革的不断发展,现在投融资系统已经非常成熟。先不说信托、保险、担保、证券、典当、只贷不存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多种提供类信贷的方式提供资金。优质企业发展不缺融资渠道和低成本资金,优质产业资本大鳄早就盯住不放,多采用股权融资还不需要偿还。这类融资项目租赁根本插不上手。
  
  9、科技发展改变信用评价体系
  
  在大数据的今天,了解企业的信用根本不成问题,随着算法的不断改进,相应的控制手段也足够的多,“物权”的信用保障作用越来越小。银行平白无故就给个人提供30万的非抵押贷款额度,都是通过大数据分析对个人诚信做出的评价。
  
  这就使得租赁公司就算想回归本源也时过境迁了。因为许信用多问题现在的征信公司都可以帮着解决,物权的重要性越来越低,融资租赁做的越来越像信用贷款。
  
  10、租赁物件后处理依然是空白
  
  在我国二手市场尚未健全之际,过于强调物对债权的保护作用是诱惑不了谁的。如果租赁公司的股东不是厂商,没有梯级市场和设备翻修,收回的租赁物依然难以进行处置。再加上市场饱和竞争激烈,有些厂商收回租赁物也是放着库房无法处置。
  
  11、监管大环境
  
  租赁起源于市场需求,政府职能部门根据市场情况逐步介入监管(如:租赁的监管政策从无到有)。把商务部监管的融资租赁公司转为银监会监管,就是因为市场出问题后政府转换部门监管的表现。
  
  在产业不景气时政府也可以先出台监管政策再观察市场进行政策调整和改进(如:允许银行参股租赁公司)。
  
  国务院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金融租赁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融资租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并没有给业界带来什么优惠政策和宽松环境,反而带上了不少枷锁。此刻再向监管部门阐述融资租赁能给国家带来什么好处,望他们给与行业支持,很难。因为他们对租赁的监管也进入了“不惑之年”。
  
  新的融资租赁公司管理办法就要出台,从业界对草案的讨论上,把租赁当金融监管肯定是不舒服,而且过于严苛。
  
  其实严点对大家都有好处,但若监管而金融优惠政策待遇享受不到(税前同比例提取坏账准备金),融资渠道没有设立(吸收同业拆借存款)的话,业界感受除了清理整顿外,没有任何意义。
  
  “金融监管”并没有给租赁带来什么光环和好处,反而成了“严格监控对象”。你说他不懂租赁,他说你没在做租赁,各说个的理,谁也说不服谁。融资租赁企业到底向何处去?都在看监管部门最终出台的方案。从内部透露的草案看,业界大部分企业并不乐观。相信政策出台后一个阶段,对企业的整顿大于支持。融资租赁公司的总量只有减少不会增加。


上一篇:周巍:携手并进 金融助力海事强国建设
下一篇:孙超波:回归融资租赁本源是要抓租赁标的物“牛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