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融资两级分化,金租和租赁公司可以做什么?


编辑:admin / 发布时间:2020-01-06 / 阅读:1512

  许一览:长江联合金融租赁有限公司金融市场部总经理
  
  2019年12月中旬,在某融资租赁高峰论坛上,长江联合金融租赁有限公司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许一览先生带来《信用分层,租赁公司融资的机遇与挑战》的精彩发言!
  
  ?许一览先生从信用分层、租赁公司融资的两极分化以及租赁公司融资的机遇与挑战三个方面展开分享。在分享中他提到,现在有可能对于租赁行业的融资是处在一个困难期,如果通过这个阵痛,能够扛过去,能够完成转型,融资租赁未来的前景还是很光明的!
  
  ▼以下为许一览先生在本次论坛的分享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掌声有请长江联合金融租赁有限公司金融市场部总经理许一览先生,为大家分享信用分层,租赁公司融资的机遇与挑战,大家掌声欢迎!
  
  许一览先生:今天我的主题是“信用分层,租赁公司融资的机遇与挑战”,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话题,从包商事情以后我们公司的融资也受到一定影响,一开始可能是比较不好的影响,其实后面反而是坏事变好事,融资更容易了,因此想到这样的话题。但是据我了解下来,很多的中小型租赁确实融资是受到了一定负面影响,我们怎么样去缓解,甚至把一个危机化解成一个机遇,这是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因此我这次话题定在这里。
  
  分享分三个部分,首先是分享一下包商事件,然后探讨下租赁公司的两极分化逻辑是什么,为什么会产生两极分化,只有研究出它的根本原因才可以分析出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即最后一个问题,机遇与挑战。
  
  1
  
  信用分层
  
  我们先说包商事件,大家都是金融圈的同业同行,包商事件出来以后,想说市场的变化。其实在包商事件之前,应该说是很久很久以前一直到包商事件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同业市场大家都非常的和谐,我们说包商事件出来以后,我们同业圈的小伙伴友谊被打破了,出了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先看一下之前,AAA评级债券和国债信用价差有限,不管是AAA还是AA+的,有的时候和国债没差多少,价差少的只有50个BP,不可能像现在几百个BP甚至没有人买,这个是以前不可想象的。当然,AA以下的被认为垃圾债的也是找不到投资者的。
  
  在这个情况下,因为租赁是可以做债券投资的,有的租赁做债券投资,自己搞了小的债券的池子,就像券商以及基金公司一样,自己玩得挺嗨。融资成本基本上在4出头一点,这个怎么办呢?国债有点倒挂,就去投包商的存单,然后再押出去,放杠杆套利,一年玩下来玩得好的话2%是可以赚的,投10亿的债一年弄个两千万盈利,小日子过得很好。我也知道有机构确实做了,后来包商出事情了以后也是很郁闷的,这是包商之前。
  
  包商之后,出现最大的问题是大家对小银行有些心慌慌了,不一定信任了,觉得银行刚兑打破了,所以同业之间的友谊的小船有点翻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债券的价差是大大增加的,价差大大增加了,但是AAA评级的产品受到了追捧,哪怕是AA+的其实在市场上很多人都不要的,像类似于包商的债都出了一些问题,这个时候其实市场的信用分层正式开始。
  
  那个时候我们经历了什么,我是长江联合金融租赁负责金融市场的,我们是上海农商银行的子公司,农商银行对我们公司的增资扩股银保监会已经批了,马上控股我们51%,我们这样背景的公司已经不错了。包商事件出来了以后,很多银行对我说了一句:你是金租,条件也不错,但是现在我们市场看不明白,所以咱们的授信先给你停一下,今天借款可能不能借了,我遇到好几个银行都这么说。
  
  因为一下子看不懂,授信也停了一下,之后就变成了大行观望不出钱,这个很明显。然后出现了流动性的局部紧张,其实那几天晚上5点大额支付系统要关门的时候有时会关不掉,还有一些小银行在跪求资金。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出现一个局部的紧张,但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分层是什么呢?像高信用的一些金租、银行相当的好,流动性极其充裕。还有一些小的农商行、城商行,主要是两千亿以下的,出现了流动性非常紧张的局面,其实那个时候分层就开始了。但是幸好那个时候我一看包商苗头不对,我们公司融资规模在200亿左右,一下子找了一些能出钱的银行,一下子屯了20几个亿,屯完以后把这段时间平稳过去了。过去了以后发现一个戏剧性的变化,本来就是很多银行看不明白,突然又想明白了,说了一句话,现在我们只做银行系的,只做大银行背景的,然后把我的授信都给增上去了,所以包商事件对我来说一开始是有些紧张,后来是因祸得福的。不但暂停提款的银行恢复了提款,很多银行还给我扩授信,像有些银行对于金租和商租的总授信盘子今年是砍半的,把很多公司准入给砍掉了,却把能准入公司的授信额度反而是提上去了,这点我深有体会。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情形,无风险利率大幅下行,大家看利率债的利率已经下得不能再低了,信用价差大大的增加了,也出现了高风险债一下子跌到六七十块钱的,这个是好事情,因为之前把一个随便的AA+券当国债卖,也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问题是市场怎么规范、怎么保持金融的稳定,只要能保持金融市场的稳定,形成合理的信用价差曲线对未来市场的长期影响是正面的。#p#分页标题#e#
  
  这个时候大的金融机构强者恒强,据我了解像工银金租、交银金租融资成本是逐渐往下走,据了解它们现在的融资成本也就3出头一点。但是小型金融机构就不一样了,流动性非常紧张,很多借不到钱,像现在一些民营银行成本非常高,这个两极分化非常明显的。
  
  那么特别是一些民营背景机构的融资出现了比较大的困难,这样的话同时也会向实体传导。本来大家的业务是分层的,大金租做比较好的一线的一些企业,而一些中小金融机构是做中小的公司或者一些层级比较低的平台。这样就出现一个问题:大的金租拿得到钱,小的机构拿不到钱,它们就没钱去投项目,这一块也向实体传导,导致那些层级比较低的企业或者比较弱的平台拿不到钱,所以向实体也出现了一个传导。上述就是我对于整个包商事件、金融市场乃至实体的回顾。
  
  2
  
  租赁公司融资的两极分化
  
  我们再看一下租赁公司融资的两极分化的情况,我自己把租赁公司分为两类,左边是金租右边是商租。
  
  金租里面怎么分,大行控股和参股的,像工银金租;中小银行控股的,中小银行参股的;还有是其它国有背景的;还有一些是民营的。可以分为这几大类。
  
  然后融资租赁公司其实把平安和远东剔除以后,可以简单的分为国有背景和民营背景,第三类就是空壳公司。这几类公司我这里理了一个逻辑线,就是为什么最后对我们的额度以及价格会有影响,这个和银行的风控和内部评级有关,银行在批你授信的时候,会用它的内评法,5000亿以上的银行基本上都用内评法。主要看你公司的经营情况,银行控股51%和100%是有区别的,你的经营数据又是有区别的,你的股东也是有区别的,最后会给你打出一个分数,给你一个内部的评级。评完级别之后,不同级别的金租按照你资本金的比例给授信,再根据不同评级给到一个指导价。
  
  对于商租的评级也是一样,只不过一个是金租的评级,一个是商租的评级,这就导致哪个租赁是否可以融资主要是看爹,看爹其实就是内评法结果的体现,这就是个传导机制,但是里面数据很多都是硬性指标,你是很难改变的。
  
  接下来就变成这样分层了,像“零风险”的,比如工银金租,超低利率,大家抢着给钱;还有一些低风险的,像中小银行控股的一些金租,他们的利率是比较低的,现在利率在4左右,流动性也是相当充裕的;还有一些就是所谓的高风险的金租,主要是以民营背景的金租,这个已经不是利率的问题了,主要是借不到钱,这个就是大的问题,所以说现在有些租赁的日子很难过。
  
  然后我们来看一下所谓的“高风险”,为什么打了一个引号,因为这是银行认为的高风险,但我并不认为是高风险,它们的风险真的有这么高吗?
  
  首先先说金租吧,金租其实它的牌照有稀缺性,现在全国就那么60几块牌照,哪家金租出事了,保证马上会有人来接盘,股东一换,马上满血复活,履约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就算有哪家金租真的违约了,牌照也是有人抢着去收。所以金租其实即便再差,因为牌照的稀缺性并没有太大风险。
  
  到了商租,商租其实我觉得一分为二,国有背景这一块的其实背后有一个好的爹,风险没有那么大;而对于那些民营背景的,其实主要就是看资产的,现在在银行眼里,“民营”两个字一看就是风险两个字,这种做法绝对是有问题的,这种情况下主要就应该看底层资产。
  
  3
  
  租赁公司融资的机遇与挑战
  
  这样情况下,租赁公司融资的机遇与挑战在哪里?
  
  首先,据了解很多大型金租的客户层级上升了,因为它们的融资成本下降了,就可以把客户层级上升,可以做更多的轨交或者地铁,这些项目可以说完全没有风险。对于一些股东背景好的金租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可以提升你的客户群体,然后使你的风险下降。
  
  那么对于融资难的租赁公司,特别是商租,我看了一下市场上面搜集的一些信息,主要有三种做法。
  
  第一种做法,因为现在有不少的银行在包商事件以后,主要是看你背后的资产是什么,只要你的资产它是认可的,接下来银行就给你投钱了。但是这里面会有个很大的矛盾,因为现在很多商租融资在5-6是很正常的,那么你投的资产就得9-10以上的,那么9-10以上的资产又变成银行不接受的资产,但是投银行能接受的资产,中间又是没有利差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是很痛苦的,这是一个难点。
  
  第二个,很多商租就做轻资产业务,和别人做联合、做资产转让、做居间。
  
  第三种就索性不干了,之前有一波商租就是做通道业务,通道业务做得很好,但现在基本没法做了,索性就停业了。
  
  那么我们对于现在的融资租赁到底有什么建议呢?#p#分页标题#e#
  
  第一点就是走“专业化、特色化”的道路,这个说来容易,其实还是很难的。因为像上午华运金租他们分享他们所做的,他们确实很多东西都做得很好,他们的铝模板等都做得很好,收益率也很高。但是这个要有专业的队伍去做,这个相当困难。这个就看你的人才战略是怎样的,完成人才的转型、业务的转型,做小而美,真正地去做产业。
  
  第二条路就是扩大融资品种,加大资本市场融资。有不少的租赁公司现在发债、发ABS是做得很好的。像上海的君信租赁它们是做医疗的,医疗是很专业的领域,并不是之前很多租赁做的医政项目,做医院项目以后,把这些项目去发ABS,然后融资问题也解决了。这就是一个扩大融资品种,真正做专业了以后再去发ABS、再去发债,把你的这一块资产转起来,逐渐得到银行的信任,最后在融资上获得成功。
  
  第三种是简单粗暴的做法,就是引入战略股东。有不少的小金租现在也比较困难,它们就在谈引入一些国有背景、甚至银行背景的股东进来,有了股东支持,所有问题迎刃而解。第三条路比较困难,因为你的控制权没了,有可能名字还在,但所有人都换了一波,这个也是比较痛苦的。
  
  除此以外,现在市场上我觉得没有一些更好的做法,但是我希望现在的艰难、阵痛只不过是暂时的现象,如果有个一年、两年大家能够扛过去的话,那么后续我对这个行业还是很看好的。但是如果通过这个阵痛,能够完成你的转型,真正能够做到专业化特色化,做一些小而美、一些精品的路线,对于整个行业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所以现在有可能对于租赁行业的融资是处在一个困难期,但是对于未来的前景还是非常光明的,谢谢各位!


上一篇:孙超波:回归融资租赁本源是要抓租赁标的物“牛鼻子”
下一篇:演武先生:关于厂商租赁的三点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