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政信领头羊的思考:未来的发展机会在……


编辑:sea_yzj 发布时间:2021-11-08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杜涛
  
  从金融街到车公庄,再从车公庄到金融街,金永祥(下称,老金)花了一年的时间将自己在金融街的办公室重新装修了一遍。
  
  在车公庄办公区,老金和开心麻花做邻居,对于他在金融街的办公区,以前觉得能用就用,毕竟天天跟地方政府打交道,觉得朴素也是一种挺好的风格,还没有污染。
  
  后来,在一位部委领导的提醒下,老金下决心重新装修自己的办公室,“本来还想把邻居的房子租下来,邻居不租给他,也想过换个地方办公,又怕圈内说老金在金融街呆不下去了。”
  
  已经是政府投融资咨询行业领头羊的老金,在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的考虑和顾忌。让老金重新装修的底气来自于其公司业务的逐年增长,用老金自己的话来说,这也是算是公司成立25周年的一个自我肯定。
  
  在大岳咨询的两个办公地点,都放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三个人, 当时的老金才37岁,大岳咨询刚刚成立五年,彼时的老金兴奋的搂着他的两个合伙人,很珍惜共同度过了五年。
  
  五年,对于中国的任何一个人,一个公司都是比较有纪念意义。在过去5年里,今年是最平静的一年。老金认为今年的平静是在未来的新一轮增长做铺垫。
  
  当然,老金以及大岳咨询平静的2021年,是相对前几年的跌宕起伏和惊心动魄,是比较平静的一年,所有的员工都在按部就班的做事情。
  
  11月初,在金融街,老金新装修的好的办公室里,这个办公室比以前的更大更亮。但是此时的他对2021年的判断似乎和平静没有什么关系。“2021年是个转折年,这个转折不是针对大岳的,大岳只是时代的产物之一。我认为转折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时代的转型。”
  
  这个时候,老金习惯性的停顿了下,似乎给记者一个思考理解的时间,此时的他习惯性的去桌子上摸梳子,而梳头发是老金思考之时的习惯动作之一。
  
  其实,他在思考的是转折中他的公司该怎么做?想的是如何适者生存,顺应潮流,才有生机。如何顺应潮流,融入时代,这是整个2021年老金一直思考的问题。
  
  老金认为,在此之前,中国经济发展有两个动力源,一是加入WTO以后外贸高速发展,中国融入世界。另一个便是城市化带动的城市土地增值,现在来看,这个也在逐渐达到顶峰。
  
  乡村振兴和共同富裕,老金觉得未来会对中国有着深远的影响。
  
  未来的发展机会在哪里?老金认为是乡村振兴。
  
  5年和25年
  
  今年是大岳咨询成立25周年,但是最近的这五年,他们真是过的跌宕起伏,惊心动魄。
  
  2017年,中国的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正处在高潮,2016年的老金感觉有泡沫的风险,想控制速度都控制不住,每天都有平均三四个项目签合同,2017年老金签合同800多个,合同额近10亿元,员工500多人。
  
  但是,到了11月,画风急转直下。
  
  10号、92号文等一系列规范PPP发展的文件出台,PPP开始直线下滑,老金在2018年的业务更是备受打击,2018年合同额大幅缩水,直接降幅50%,变成5亿元左右,员工减少到430多人。
  
  2019年老金的业务也没有好转,合同数量依然下滑,虽然下滑速度变缓,但营业额仍进一步下降到4亿元左右,员工人数降到400人左右。
  
  2019年年底,也是老金的最低点。“其实,在2020年上半年,因为疫情还是走了一小部分人,当时大家觉得国企央企会更稳定更安全。”
  
  此时的老金的转型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在之前,2018年业务大幅下滑之时,老金团队的合伙人都已经开始讨论转型的事情了。
  
  老金回忆,当时人心惶惶,由于PPP业务占比达到营业额的90%多,PPP被误认为是隐性债务,主要业务受到打击,这个时候不仅团队人心惶惶,老金也非常紧张。在当时,为了应对业务下滑,在2017年决算的时候,留出2亿元的资金留下来,万一未来业务不好,保证发放工资。
  
  老金制定策略时分析,当时新人占比很多,能力不足是个需要正视的问题。其次,市场断崖式下跌,确实是需要转型。
  
  但是,对于如何转型,老金的看法和其员工的看法还是有所不同。员工所期望的转型是换行业,换赛道,不能依靠PPP吃饭了。但是老金并没有马上做出转型的决定,在焦虑伴随了他两个月后,他同意转型。
  
  “必须转型,不转型员工跑光了。”但是现在感觉,老金有些忽悠他的员工了,老金当时提出转型不是逃跑,他提的转型首先是能力转型,就是个人能力转型、公司能力转型,无论转到哪个行业,能力都要跟得上。


上一篇:租赁物适格性的判例研究
下一篇:售后回租款拉涨停大戏,两金租客户领56.7亿证监会史上最大罚单